免疫療法能續命 不是人人賭得起

免疫療法給癌末患者帶來希望,但很昂貴。

文:陳萬源    圖片來源:Pixabay

人類投入了大量的資源與科學家的智慧,癌症仍然是最主要的死亡原因之一,在我國已連續36年蟬聯十大死因之首,近年來,全球掀起一股「免疫療法」的旋風,燃起眾多癌末患者的最後一絲希望,但醫師強調,並非每個人都適合單用免疫療法,多數癌症患者仍須併用化療,才能獲得較理想的療效。

雖然健保署已在108年8月16日的「全民健保藥物共同擬定會議」上通過,將免疫療法治療晚期黑色素瘤納入健保給付的項目,最快12月上路。若以病友體重60公斤計,一個療程大的可比現今省下約165萬元,但仍然不是多數患者可以支付得起的,癌末患者如果將之視為救命唯一浮木,不但可能失望,還有可能延誤了其它適合的治療時機。

免疫療法就是在喚醒自體免疫功能。

醫界迄今認可的免疫療法,其較成熟的方式是注射人造的單株抗體,它的治療機轉是阻止癌細胞對自體免疫細胞的攻擊,進而喚醒沉睡中的自體免疫機制,展開對腫瘤細胞的全面反攻。

單株抗體的介入,能否有效的抑制癌細胞,個別患者仍須視其條件而是,特別是要看癌細胞中一種叫做PD-L1的免疫蛋白表現是否旺盛而定,所以臨床上新診斷出的癌症患者,醫生通常會安排腫瘤的基因檢測,以評估是否適合接受單一免疫療法。

台灣每年約有5萬人死於癌症,其中肺癌無論發生率或死亡率都排名最前面,最新的統計數據是,新增病例1萬3000多人,同年的死亡數也高達9000多人,確實是醫保界當前最頭痛的敵人。

國內免疫療法最常被使用於肺腺癌,大多數患者都是基於免疫療法的副作用較低,藉以減輕化療來勢洶洶的副作用之苦。依國際肺癌臨床治療累積的指引,癌症患者的PD-L1表現量,至少要大於或等於50%,才符合定義的強陽性表現,才會建議便用單一免疫療法,否則就必須合併化療,才有可能獲得理想的治療效果。遺憾的是,國風肺腺癌患者中,上述指標達50%以上的,只占一成多,即使是介於1~49%的,也只占患者的3成,換句話說,能只採單一免疫療法少受化療之苦的,畢竟還只有少數幸運者。

除了副作用之苦,經濟負擔也是考量主因。

其了肉身病苦之外,經濟負擔也影響醫病雙方對創新療法的抉擇,儘管國外的之體試驗証實,即使是PD-L1表現量低於0%,平均也有15%的患者可以獲得療效,但以目前免疫療法,每月需注射1到2次,每次費用至少新台幣11萬元起跳,一個月要花20萬元以上,多數人望而卻步,醫界因此並不建議PD-L1陰性的忠者賭運氣,因為多數的人也賭不起。

所以,這也就是為什麼提到免疫療法,多數腫瘤專科醫生經常形容:「免疫療法雖是一種革命性的新興癌症治療方式,但再好的治療方式也必須用於適合的人,才能發揮預期的治療效果。」

2016年起,衛福部宣布將免疫療法列為肺腺癌等非小細胞肺癌常規治療方式以來,仍令不少過去對肺癌末期患者治療束手的醫師,為之士氣大振。因為過去令人聞之喪膽的肺癌,只要確診為末期,原則上根本無須治療,因為就算勉強用上當時最後一線的化療,患者平均存活期也只有4到8個月,不但治療效果有限,患者進入倒數的有限生命,還將因各種兇猛的副作用而受盡折磨。

標靶藥的上市,存活期有效被延長了。

邁入21世紀之後,癌症標靶藥物上市,終於為肺癌末期患者開啓了希望之窗,標靶治療不但大大降低了副作用,患者的平均存活期也可延長至2年,部分反應特佳的個案,存活期甚至可達5~10年以上。醫療科技發展至此,癌症已有機會被視為一種可與患者和平共處的慢性病,而非絕症。

隨著生活方式的巨大改變,肺癌患者也有逐年年輕化的趨勢,對於人生尚有許多心願未能實現的患者來說,5~10年存活期已無法滿足他們;而標靶治療又有基因型別限制,並非每名患者都適用,免疫療法於是成為科學界努力的新方向。

臨床統計發現,多數患者無論單用免疫療法,或合併使用化療,都能獲得不錯的治療效果;最難得的是,免疫療法出現副作用的比例及強度,都遠比化療少而且小,影響所及,患者在與癌細胞奮戰的過程中,生活品質也可大幅提升。但醫生也不忘提醒,免疫療法只是一小步,不是萬靈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