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寶級資深新聞老兵~楊詩言

80年記者生涯,全球最資深、國寶級的新聞老兵~楊詩言。

文、圖:林健煉

楊詩言陪楊森將軍遊澎湖於跨海大橋留影。

從事新聞工作滿辛苦,工時長、壓力大、薪酬普通,有時尚得面對內部鬥爭、外部官司,甚或採訪上的生命威脅等,甚多記者工作沒幾年即轉業;現今幹個5年或幾年,則號稱「資深媒體人」。

前中央通訊社駐澎特派記者,也是早年澎湖「建國日報」創刊總編輯的楊詩言,自16歲擔任全球年紀最小的戰地記者開始採訪新聞的第一天,就愛上了這份天天充滿挑戰的工作,新聞工作一幹就80年,從蔣委員長時代報導到蔡英文總統時代;還曾於對日抗戰及金門砲戰兩場慘烈的戰爭最前線跑過戰地新聞!

楊森將軍贈送楊詩言的墨寶。

1937年中日戰爭爆發,北大、清華、南開等知名大學遷往雲南昆明,上海復旦大學則搬到重慶;四川出生,家境艱困的楊詩言,奮發圖強下考上復旦的經濟系,卻因其後戰況吃緊,情勢危急,國民政府遂發起「一寸山河一寸血,十萬青年十萬軍」運動,國難當頭下學子紛紛響應,大學讀不到一半,楊詩言即跟著眾知青投筆從戎去了。

入伍後,年方16少年兵的楊詩言,因資質不錯又文筆好,遂被指派擔任戰地記者,多次於前線接敵區採訪。

回憶起這段戰地記者生涯,他無限感慨回憶說:戰火猛烈時,經常親眼看到同袍倒在你面前,也可能下一秒被砲火打中而犧牲的就是自己;儘管如此,但你還是得一邊躲避槍砲,一邊鼓舞戰友,同時觀察戰況並立即記錄戰事;每次出勤都可能是人生最後一次跑新聞!

1944年11月間,日軍一路進攻到距重慶僅400公里處,後遭中美陸空聯軍成功阻絕的貴陽「獨山大捷」,冒命首發獨家號外的就是楊詩言與衡陽「大剛報」記者毛健吾聯手傑作。

由於戰地記者在當時地位崇隆,國府撤退時享有一些方便,他曾將那時26歲的畫家趙無極自重慶一路帶到杭州。

抗戰與金門砲戰出生入死  兩度擔任戰地記者

楊詩言強調,幹過戰地記者再採訪其它的新聞,都遠不及在砲火喧囂之最前線出生入死之採訪來得艱鉅、驚險與挑戰了!

抗戰時曾參加國民政府在重慶、南京最高訓練機關的「中央訓練團」,來台後民國39年(1950)楊詩言受命出任澎湖陸軍防衛司令部轄屬的「建國日報」創刊總編輯,其間再進北投復興崗最早的「政治幹部訓練班」(今政戰學校)接受中外名師專業訓練;此班成立目的部分係為培養軍方媒體的領導幹才。

建國日報從草創時的手工油印改為機器版印不久,1958年兩岸突告爆發驚天動地的「823金門砲戰」,兼任中央社特派的楊詩言再度奉命擔任「海峽戰地記者」,當時全球主要媒體精銳盡出,紛紛調派資深記者前來採訪;然因戰況激烈,金門隨時又可能失守,安全顧慮下除非必要,各國記者僅能留在台北或次前線的澎湖採訪戰事。

由於楊詩言抗戰時曾於前線採訪,戰地經驗豐富,對解放軍也有一定瞭解,加上軍方人脉關係,因而分析報導鞭辟入裡,其砲戰新聞及照片廣受各國媒體爭相採用,頻登國際新聞版面。

1960年楊詩言決定卸下擔任10年的建國日報總編輯,交棒後進,另行獨資創辦以在地報導為主,澎湖第一家雜誌社~「澎湖建設」月刊服務桑梓,自任發行人兼社長扛起採編、印製、發行及業務重任;怎料這一辦卻長達57年不懈。

創刊57年的澎湖建設,刊登的社長交棒啟事。

由於馬公幅員不大,楊詩言70年來都騎著單車日夜在大街小巷穿梭,風雨無阻,全年無休,逢人並噓寒問暖;若有新聞背景要瞭解,必親赴採訪對象處面談或交換意見,最風光時任何重要新聞都跳不出他的掌握。

儘管知悉不少地方事,但楊詩言只擇有關公共事務報導評論,或酌刊些在地的婚喪喜慶花絮,絕不煽色腥或揭人隱私、也不打高空或造謠;個人生活方面也相當檢點,不花天酒地、結黨營私,也不敲詐勒索、圍事套利。

96高壽陳年往事記憶猶新儼如一部新聞活辭典

問起源由,楊詩言說他投入新聞工作時,甚崇敬民國時代知名報人~「大公報」總編輯張季鸞「不黨、不賣、不私、不盲」的「四不」辦報原則;再因澎湖地方不大,四處皆熟友,負面新聞大報都會刊載,反倒是公共事務及地方活動等與一般人關係較密切的訊息,媒體卻較少觸及。

歷來澎湖政商聞人楊詩言幾乎都認識,在地政商頭人也都熟悉他,整個澎湖可謂皆是他採訪對象及新聞線索來源,所以澎湖山水人物誰正誰邪,誰貪誰廉,好壞他都一清二楚,但從不揭穿,你問他,他全微笑以對,然內心自有定論;因童少時期生活艱困,來澎湖後受到各方的照顧與支持,他甚是感念,熱愛澎湖下盡量與人為善,新聞及評論力求正向報導。

楊詩言95歲封筆短評。

自16歲擔任戰地記者起,楊詩言從蔣委員長時代報導、評論到蔡總統時代,新聞生涯長達80年,可謂是全球最資深、國寶級的新聞老兵;今年雖已96高壽,但陳年舊事及複雜的人際背景,他依然記憶猶新,思路清楚,數據正確,從抗戰到去年台澎大選等古今往事,均能不假思索侃侃而談,頭腦彷似一部時代活辭典,反應之快則猶如電腦。

除了在地山水人物,楊詩言與來澎湖公幹或旅遊的不少中央大員也交情深厚;情誼最好的則是他四川老鄉兼同宗的楊森大將軍!

四、五十年前他在跑新聞時,不少政商名流認為他年紀大,應該退休了;如今半世紀過去,嫌他老邁的甚多已歸天,使命感強烈的楊詩言則還在從事新聞工作。

2005年中,為肯定一生熱愛新聞,奉獻鄉土,服務社會的精神與表現,中華民國雜誌事業協會特頒贈「終身奉獻獎」及「最高寶鼎獎」予以嘉勉。

楊詩言伉儷及公子楊書舜,筆者為前左一。

因近來行動已不似過往靈活,去年過了「九五之尊」生年後,楊社長決定今年起正式退休,將雜誌社交棒媳婦趙桂妃傳承;雖俱80年國民黨黨齡,來往的至親好友也多是國民黨籍,但在新聞處理上楊詩言則秉持不黨不私,不偏不頗的專業原則,每期雜誌版面均各黨並陳;其最近的封筆評論之一是「澎湖長照辦得好」,肯定蔡總統去年底親來澎湖關懷參訪私立的長照養護中心,並與眾長者一齊運動和繪畫;評論雖短,卻為全球新聞人物史寫下了特殊傳奇與重要的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