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變迪化街 點燃文創與商機

150年歷史的迪化街,參和著閩南、西式洋樓、巴洛克及現代主義的各種樓房;最大共同特色是房屋縱深特長,時價都高達1、2億元。

文:陶朱太史   圖:陶朱太史

在地台北人的幸福商圈與共同記憶

大稻埕最精華的迪化街商圈,可謂是在地台北人一生的共同記憶;往昔無論是病痛或補身,首選就是拿著藥帖到迪化街去敆藥(抓藥),要訂做西服或洋裝,就到迪化街剪布找師傅,陰陽界有事,即到迪化街的霞海城隍廟去向神明申冤或祈請庇護;當然,最熱鬧的則是年節時赴迪化街採購南北貨、盒禮及糕點、瓜子等年貨。

台灣最大中藥盤商的迪化街,近年一方面保留傳統,另方面則隨著時代潮流轉型。

然自兩岸開放交流,台商大幅西進後,台灣經濟逐漸衰微,集紡織界與地下經濟命脈的迪化街從此沒落,一度街景蕭條。

山不轉路轉,近年台灣時興文創產業,迪化街意外成了部分年輕文創業者進駐的寶地,重新為百年老街注入了新生命。

淡水對外開埠後,1879年台北正式開埠並成為台灣首府,當時以茶葉,稻米,樟腦,中藥,甚至鴉片等買賣為主的「中街」與「中北街」雖未貫通,卻已遍布洋行、店舖、商家等聚落,與艋舺不相上下。1891年巡撫劉銘傳闢建經過大稻埕的全台首條鐵路,確定了迪化街的商業樞紐地位。

曾是台灣重要茶業盤商重地的迪化街,依然存在不少充滿茶文化的店家。

1895年台灣割讓日本,此區數度改正後更名為永樂町,涵蓋貫通之南街、中街與中北街之主街也易名為「永樂町通」;永樂町其後雖因縱貫鐵路改道艋舺喪失部分商機,另方面卻因大稻埕商埠較台南府城、鹿港等更近日本而獲得較多發展。

促成迪化街進一步繁榮的是日治時代的紡織布匹生意,經由新興布市的結合,中街、中北街與南街的商市延伸到普願街、杜厝街,甚至現今的貴德街、甘谷街等也成為永樂商圈的一部分;直到1945年二戰結束,聚合南北貨、布市、茶行與藥商大批發的永樂町通,已發展為全台商業最興盛地區。

第一代商場鉅子 不少在迪化街發跡

1947年國民政府將街名改為迪化街,不過對於戰前原有的幾條街,現今當地民眾慣常把民生西路以北的迪化街稱北街,以南稱南街。

1950~1970年代紡織工業逐漸替代農業成為台灣的新興產業,當時包括新光集團、台南紡織、遠東紡織、宏州紡織及蕭家兄弟所謂「台南幫」、「新竹幫」、「彰化幫」等國內第一代商場鉅子,都是在迪化街發跡。

雖然台灣紡織業漸沒落,但據統計,2005年迪化街商圈仍有100多家的紡織公司、300餘家布行、200多家中藥材鋪,年產值逾30億美元,這還不包括當地已傳承百年的地下金融;幾十年來,台北民間資金融通利率的高低,都取決於泛迪化街資金的寬緊;前些年台灣棒球狂熱時,棒球簽賭最多、金額也最大的即是迪化街。

至於股市,在外資尚未大舉進軍台灣前,早期外界只知檯面上跑馬燈似來去的炒手大戶,但對於低調之「迪化街幫」檯面下的洶湧進出,卻不太注意,其實他們的影響力甚大,有時還團進團出,彷如鮪魚過境。

19世紀至20世紀中葉,在高科技產業尚未崛起前,可以說迪化街的發展約等於大稻埕的發展,而大稻埕的發展約等於台北的發展,迪化商圈幾乎肩負戰後台北百萬人口的商業機能!

遺憾的是,800多米長的迪化街,由於路短巷窄,腹地有限,近3、40年來移出的企業總部不少,1980年代更引發廢存爭議,1996年始決定保存此台北最古老街道及維持傳統的批發商圈功能,阿扁市長時代並於每年農曆春節前開辦規模盛大的「年貨大街」。

中西式歷史性建築達77幢 華麗獨特

1920年代末至二次大戰爆發前,係迪化街最鼎盛期,由於巨商雲集,永樂町曾大量興建新式樓面建築,其中以外觀簡潔明朗,注重線條表現與比例均衡的現代主義式建築最多。此外,不少大戶人家則選擇興建以鐫刻家徽式浮雕裝飾的富麗堂皇之巴洛克式的洋房,這些北市最多也最密集之中西並呈的建築,不少還保存良好,只是若不留意,或許就錯失欣賞良機。

迪化街西式洋樓及仿巴洛克式建築都還保存良好,但若不仔細觀察,很容易錯過欣賞。

目前迪化街仍保存的歷史性建物77棟。這些房屋外觀約可分為四種形式:

一) 閩南建築:以單層樓為主,最古老的漳泉建築年份可遠溯19世紀,亭仔腳、半樓、屋頂、檻窗和平板住屋設備最具特色。

二) 西式洋樓:以二層樓房為主,門面有女兒牆、拱形窗洞、花瓶狀欄杆,形式模仿1870年代洋行雲集的淡水。

三) 仿巴洛克建築:以立體的外觀浮雕及花草紋飾著稱,建築物整體強調垂直感,造型極為華麗特殊。

四) 現代主義式:外觀簡潔明朗,注重線條表現與比例均衡,是迪化街四種建築風格數量最多者。

最新構思結合新文創推廣傳統產業

由於迪化街的古蹟保存計劃帶來商機,讓幾快沒落的迪化街稍略復甦。2004年後,台灣傳統產業的回溫,也讓年邁的迪化街商業恢復到一定規模;而每年的「年貨大街活動」,據估計參訪消費者超過百萬人次,交易金額近3億台幣;其中光短短的迪化街,15天內就湧入數十萬人潮。

迪化街除了77棟老式傳統建築可供欣賞外,街內的霞海城隍廟也頗具盛名,其沿襲自19世紀中「五月十三人看人」的迎城隍活動,至今仍每年舉行;不過最具吸引力的是霞海城隍廟近年漸成青年男女前來祈求婚姻感情的勝地。

霞海城隍廟讓迪化街年輕化後,間接帶動文創風潮的引入,由於文創業房租可申請補助,包括文創小鋪、懷舊咖啡店、輕式小酒吧等逐漸進駐,雖然目前不是隱藏在巷弄內,就是夾雜在中藥鋪、南北貨店之間,尚未形成「文創一條街」,但已呈現胎動現象。

像燈籠等一些市面已消失的傳統商品,在迪化街都還可買到。

最新潮的文創業衝擊最傳統行業,難免會有諸如「與在地文化不連結」、「文創進駐對傳統產業毫無助益」等挑戰聲音出現,但較實際的思維則是中藥商公會構思結合新文創推廣傳統中藥業的計畫。

百年老街能否從時代潮流的蛻變中重生,甚至風華再現,還真是有趣的議題與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