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國峰的雕刻~這個人

文、圖:謝東華

這個人

1951一2006,有點短暫的人生,不過,也留下一些精彩的作品,為他讚嘆,為他惋惜。

這個人

没有學歷,因為家境窮苦,初一即輟學,14歲拜師學藝雕刻佛像,朱銘弟子群,他排行老3。這一年,朱銘還沒遇到楊英風。

學徒的日子下了苦功,紮下厚實的根底,也證明嚴師出高徒,第一次參加全省美展,一件「牽猪哥」得到優選,從此嶄露頭角,走入雕刻藝術的不歸路,這一年,他未滿30歲。

初試啼聲一舉得名,年輕的他,志得意滿的行走江湖,作品以人物居多,不論大件的木刻、小品的壺雕,刀下的人物表情只有「傳神」兩字可以形容,堪稱當代一絕,放眼藝壇無人出其右。

初識這個人,對他那粗線條的外表與作風,並不以為然,没有好感可言,再看這個人,他那表現人性與生命力的作品,不得不讓人懾服,也漸漸感受到他是一個執著的藝術園丁,有心耕耘屬於他自己的雕刻園地。

從雕刻神佛具象的匠師,走向木雕創作的藝術家之路,是天馬行空的人生,那孤寂的生命,在現實生活中一步一步的向前行,嚴酷的驗證也分分秒秒的如影隨形。也一度因無律的生活得罪圈內好友,遭檢舉提報流氓,幸經百餘藝術家聯名陳情,罪不及流氓,經一波折騰才平息,從此在他內心深處種下陰影病根。

這個人

自嘲「崇尚自然,但過得極不自然​」,遇事隨性而為,嚮往「一壺濁酒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的豪情,只是即時享樂的生活態度,腐蝕了學藝的初心,忘記了嚴師的叮嚀,失去了朋友的信任,浪費了蒼天賞賜的機緣,途中一度意志消沈的丢刀棄斧,逃避現實的「跑船」去​。

數年後再回頭,雖然一身功夫還在,憂鬱症却已悄悄纏身,想起那意氣風發的年代,想起那夜夜笙歌的歲月,一雙木屐闖蕩舞廳的日子不再有,刻刀的光芒終究不敵現實的無奈,哀嘆一聲「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消失在這滾滾紅塵中。

 

這個人

苦過也樂過,

風光過也荒唐過​,

如今俱往矣​,

留下的是他的曾經​,

是他曾經的驕傲​,

這個人

名叫許國峰​。